我國未來農機行業運行趨勢怎樣?哪些農機品類有發展前途?

【本文底部】掃碼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號,69農村創業:為2021新農人提供精選的涉農創業新項目,新品種,新技術,新模式,新政策!



本文隸屬:商業計劃書(農業與工商項目)(第87/89篇)

安徽省農業農村廳網站顯示,《安徽省”十四五”農業機械化發展規劃》于近日發布,到2025年,全省農業機械總動力達到7200萬千瓦左右,農機裝備結構進一步優化,農機通行和作業條件顯著改善,農機社會化服務實現鄉鎮全覆蓋,農機使用效率顯著提升。

疫情影響下,各行各業面臨的壓力與挑戰接踵而至。對處于深度轉型升級的農機行業而言,2022年無疑將是又一特殊年份,如何在維持2021年規模的基礎上,實現穩中求進,為國家糧食安全提供機械化助力支撐,是值得深入研究并傾力踐行的大課題。

我國未來農機行業運行趨勢怎樣?哪些農機品類有發展前途?

一、2022年農機行業運行態勢預測

據經濟學家分析,全球每次危機以后,經濟增長的速度都比危機前平均的前10年要低,這是因為危機改變了整個經濟結構和潛在增長率,而政府沒有政治空間和財政空間、貨幣政策去修改這個結構,所以每次危機以后都是下降的。諸如,2000-2008年,全球經濟增長速度是很高的,2008年金融危機以后曲線下移明顯,2000-2003年,全球經濟平均增長速度為3.5%,2009-2019年,全球經濟平均增長速度3.12%,根據聯合國的預測,2023年全球經濟增長平均速度或只有2.54%,未來10年,全球經濟增長平均速度或不到2.54%。

從運行特征層面,經濟學家做如此總結,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世界經濟金融走向“三低一高”,即“低增長、低利率、低通脹、高債務”;2020年疫情危機后,世界經濟金融走向“三高一低”,即“高增長、高通脹、高債務、低利率”;2022年之后,世界經濟金融大概率會進入新的“三高一低”,為“高通脹、高利率、高債務、低增長”。因此說,2022年是世界經濟發展階段轉折的一年,加之疫情重來、烏克蘭戰爭爆發,國際局勢更加復雜,直接導致能源和糧食價格等高漲。尤其需要高度警惕的是,今年以來,小麥和玉米等基本食品漲價25%-40%,糧食安全備受威脅。

在國際政治形勢動蕩、經濟速率大幅下行之下,我國經濟運行多年穩中有升,實屬難能可貴。2022年,是“十四五”規劃全面落實和新發展格局全面布局的一年,政府定調經濟發展,一個關鍵字,那就是“穩”,要堅持穩字當頭,穩中求進,把穩增長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不難預測,今年國內經濟形勢依然趨穩運行,國家層面將持續出臺政策,驅動社會經濟進步,保障民生安康。俗語講,“百加斤易,千加兩難”,近年,經濟發展中遇到的壓力與挑戰勢必異常殘酷,需要全民堅持不懈地努力。

推動現代農業及農機行業發展,國家一如既往地給予高度關注與政策助力,2月22日,21世紀以來第19個指導“三農”工作的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做好2022年全面推進鄉村振興重點工作的意見》發布。

持續聚焦“三農”,對于農機裝備行業發展,重點指出,要全面梳理短板弱項,加快創新。將大馬力機械、丘陵山區和設施園藝小型機械、高端智能機械研發制造并納入國家重點研發計劃予以長期穩定支持。

我國未來農機行業運行趨勢怎樣?哪些農機品類有發展前途?

推進補貼機具有進有出、優機優補,重點支持糧食烘干、履帶式作業、玉米大豆帶狀復合種植、油菜籽收獲等農機,推廣大型復合智能農機。推動新生產農機排放標準升級。

推進智慧農業發展,促進信息技術與農機農藝融合應用。不僅國家政策層面持續助力“三農”,而且農機購置補貼資金持續加強,今年國補資金在去年的基礎上追加20億元,達到了210億元,對提振市場信心起到較大作用。

農機行業面臨的宏觀環境持續向好,行業發展進步逐年升級,目前,國內農機產業中高級階段特征明顯,減速提質、升級轉型持續深入,產業結構由傳統過剩產品向小眾新興產品優化,科技創新快馬加鞭,產業質量快速進步,為現代農業及糧食安全發揮了關鍵作用。我國農機行業取得的成就雖然有目共睹,但是在高端產品、智能化、自動化以及諸多核心技術領域存在短板,且存在機械化程度不均衡、高端農機具配套產出不足等短板,需要進一步補齊。

綜合多方因素預測,2022年乃至今后幾年,依然是農機行業深度轉型升級的關鍵發展階段,趨穩、高質、平衡進步的基調將愈加明顯,前景看好,任重道遠。

二、2022年市場發展向好的農機品類

與全球農機頂尖水平相比,我國農業機械化進程仍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這其中既有發展時間長短原因,也有工業基礎水平差異的原因,不管是核心技術、核心工藝,還是高端產品,我們仍有不少產業盲區需要消除。

回顧國內農業機械發展歷程,不同階段呈現出不同的發展特點。建國后,國內農機工業在極其薄弱的基礎上起步,迅速完成了產業積累,2004年開始,借力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政策助力,從拖拉機制造入手,相繼開發了小四輪、大中拖、農業三輪車、谷物聯合收割機、耕犁、旋耕機、播種機等一系列農機產品,逐步豐富了農民在小麥、水稻、玉米等傳統弄農作物耕、種、收的基礎機械化需求。

在接下來的進程中,伴隨著農業科技、制造工藝和技術研發等不斷進步,農機品類伴隨著農業需求以及種植結構調整而日漸豐富,逐步實現了各種農作物從耕、種、收到田間管理、收獲加工以及烘干、貯存等全過程的機械化需求。

農機工業發展進入新階段以來,科技、智能、互聯網以及工業設計等賦予了農機產業更為寬廣、強勁的助跑力,我國農業全程機械化和全面機械化得以突飛猛進,2012年成為全球最大的農機制造和使用國,但是,低端過剩、高端不足的產業短板與供給不平衡也日漸突出,沒有質量水平的規模效應變成了負擔。自2015年至今,農機行業發展調頭,迅速進入了以質量提升、機械化水平均衡進步的轉型升級的發展階段,展現出不一樣的市場運行特征。

不管怎樣,每個發展階段,農機產業進步的根本落腳點卻是一致的,那就是順應產業發展大勢,不斷滿足用戶農業作業的機械化需求,過去如此,以后亦是如此。綜合政策導向、市場發展以及用戶需求等因素綜合考量,2022年,以下農機品類或將面臨良好的市場發展機遇。

第一,政策“洼地”助推品類。

從根本上講,所有產業所面臨的特定政策及行業環境都是最大的決定性因素,穩定的政策就是最好的市場,自2004年至今,國家連續18年出臺農機購置補貼政策,助力產業發展,農機行業面臨的政策助力效應長期向好,市場可期。2022年,國家農機購置補貼政策在補貼種類、補貼額度、補貼側重點等環節進行持續優化,使補貼政策更有針對性。根據補貼政策導向,今年,與大豆種植、管理、收獲、加工相關機械將面臨良好的發展機遇期。丘陵、山區特需作業機械市場持續向好,如小型采茶機、山地型玉米收獲機機、小型稻田作業機械等。國家政策傾斜的畜牧機械市場亦然看好,諸如青貯機、打捆機、青飼料收獲機、飼養機械、畜禽飼養管理機械設備等。經濟作物機械市場向好,諸如花生收獲機、辣椒收獲機、馬鈴薯收獲機、農產品加工機械等。

第二,短板補齊類國產化產品。

毫無疑問,2022年,國內短板農機產品、短板工藝技術、短板機械化領域等環節,將獲得更多的關注與傾力布局,能夠實現超常規快速發展的企業,必定是在產業短板領域發力的企業,諸如國產化的采棉機、甘蔗收獲機、無人機、大型畜牧機械、大型耕整地機械等整機產品;也包括大馬力拖拉機的離合器、但捆機打結器、采棉機的采棉指等核心部件;再有核心部件電液控制系統及控制軟硬件、動力換擋傳動系統等。

第三,用戶剛需的小眾產品。

固然,全國農作物耕種收綜合機械化率超過72%,小麥、玉米、水稻三大糧食作物機械化水平超過85%,而與之不相同步的是,設施農業、農產品初加工綜合機械化程度僅38%,畜牧養殖綜合機械化程度不足35%,茶葉生產綜合機械化程度僅達到28%。我國幅員遼闊、農作物種類繁多、地形地貌多樣,農業機械化程度發展不平衡大量存在,尤其是小眾農作物領域,諸如辣椒移栽機械、花生收獲機械、蔥姜蒜收獲機械、山藥收獲機械、辣椒去蒂設備等,不少品類都屬于用戶剛需的空白或稀缺供給產品,產品成熟維度不夠,仍顯示出較好成長勢頭,市場看好。

第四,科技創新智慧應用裝備。

互聯網技術的普及與應用,令農機裝備產品愈加顯示出智慧特征,現代農業離不開智慧農機,2022年,植保無人機、衛星導航設施、無人駕駛、農作物種植環境監測與監控設備等,以科技創新為主攻方向的智能化技術和設備,依然是農機市場的熱點之一。

第五,生態農業裝備。

一直以來,國家傾力推廣生態農業、綠色農業,保證食品安全,推動環境保護,預計2022年,節能、綠色,與現代農業相關農機產品,諸如設施農業設備的大棚機械、生物質能和廢棄物處理設備、秸稈肥化設備、滴灌設備等,會愈加備受關注。

第六,傳統產品升級產品。

近年來,適用于大田作物作業的傳統農機品類大型化及性能升級趨勢愈加明顯,高作業效率、復合作業功能、可靠的作業質量成為用戶普遍追求的目標,2022年,這種趨勢必將愈加明顯,喂入量8kg/s及以上的輪式聯合谷物收獲機、性價比較高的標準馬力大中拖、高速插秧機、小麥與水稻兼收的縱軸流履帶收獲機等,這些傳統產品的升級換代產品,大概率依然是熱點產品。

2022年,做專業的事兒,扎扎實實為消費者服務,在可靠性、安全性、穩定性、迭代速度等各個方面做到平衡,讓消費者體驗到產品價值,才有最大可能在競爭中立于不敗之地。

【聲明】本文(部分)內容與圖片來源于網絡,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涉農創業個人學習參考,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本站刪除。
>>>點擊這里免費下載 2021熱點涉農項目及惠農補貼資料